阁君

啥cp都吃了,萌啥产啥 |・ω・`)

突然补。
封面无关。

是car!
如果是最近查的严所以有谁举报我的话请告诉我,我自己删

是我了

清羽未眠:

是我了QAQ

晓风残月🌙:

宝贝们你们懂得(*/ω\*)

Ghost Bullet@人活着就是为了医生:

是的是我了!

歙月:

hhhh是我

崩坏死者:

是我【扶额】
太太如果点了推荐和红心我大概会兴奋的昏过去

Heimdall-uuuu:

太太点小红心的时候我已经爆炸飞天了…………!!!!!!!!!!!!!!!

一之濑倾和_把自己炖了:

哈哈

秃顶患者鱼竿:

对对对!!!!

-MOBU-:

每次太太评论或者红心的时候...
【啊啊啊啊内心炸裂】

曲子湘。:

四我

夜樱儿:

是我是我
特别是杚鸟瓜子琥珀太太太太太太太太们给我留言的时候

我感觉这个世界上夜樱不是人了

白之纸黑之字:

这就是我啊!!!特别是评论!!!

雨萧:

是我!!!

三花豚🌸: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无脑产物,华武了解一下呗

『江湖日报』

一男子竟当街裸奔?这到底是…

我儿子卡bug裸奔了一个晚上,拔不了剑被红名肛♂死 |・ω・`)

天冷了,大家注意保暖 |・ω・`)

正在试图用手指画完俄罗斯套娃 |・ω・`)

【王喻王】花开堪折

—这章王喻预警

—这是个古风pa还是师兄弟pa

—脑洞作品,大半夜抽风,一千九短打,应该有下¦•ˇ₃ˇ•。)有下就叫『花空折枝』



        剑光闪过

        王杰希点到为止,剑归鞘,看一眼被自己逼倒的喻文州
        “勤加练功,一个月之后就是比试了。”

        喻文州输了反而笑起来了
        “师兄这么努力,掌门之位师弟是无望了。”

        王杰希看一眼喻文州,清冷的眸子里毫无感情,转身便向跳下擂台,自己的厢房走去
        他性情冷淡,从小到大没有一个可以亲近的人,对于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喻文州黄少天等人也爱理不理
        或许是师傅的别有用心,喻文州的厢房旁边就是王杰希,而两人都是沉默之人,倒也没有什么往来。
        王杰希自幼痴迷武学,对于外面的花花世界自然是心无旁骛的,而喻文州恰恰相反,整天和他的发小黄少天往外跑,虽然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师兄,要是将来你和我谁当上了掌门,一起去山下看看吧”
        喻文州和半夜失眠的王杰希坐在房檐边,笑着说,那天在大堂之上,刚刚宣布了他和王杰希将会成为掌门继承人候补。他的笑容那么天真,和这个独行其道的怪异门派那么不符合。
        他的笑容那么甜,甜得王杰希迷了眼,一时间只能点点头,然后用压抑的声音说了声
“嗯。”

        虽然他们都知道,他们终其一生都不会一起下山的。但并不妨碍他们看着星星幻想着大海。
       
        师傅对于这两位继承人相当重视,连在自家采些草药都要两个人一起去,好似一定要他们比个上下。
        一路沉默,王杰希背着箩筐,眼睛望着前路,搜索着师傅交代的药草
        喻文州也不急,一路上转转悠悠,不紧不慢地走在王杰希背后,一会看看这片叶子,一会看看这只小鸟,然后几个轻功点地,追上王杰希
        “你就不怕错过了?”王杰希侧身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擦擦刚刚摘下的果子,递了一个给王杰希“师兄将就一下”然后盯着王杰希的双眼凑近,又扬起他那甜腻的笑容
        “不怕,我相信师兄这双装了满天星星的眼睛绝对不会看错的”
        王杰希被猝不及防的一个调侃吓到,反应过来就只说了一句
        “没个正经。”
        眉头微皱的同时抓紧了拉住箩筐绳的手

        也难为这草长得那么偏僻找不到,哪不长好,长在悬崖边
        王杰希够不到,轻功对于这悬崖也没用落脚点
        喻文州凑过来,沉思了一会
        “师兄,要不然你拉着我,我下崖取吧”
        王杰希还未回答,喻文州已经走倒边上,对着王杰希伸出手
        悬崖的风有些大,吹乱了喻文州还未及冠散着的头发,王杰希随意束起头发的发带也飘了起来

        “师兄可别一个手滑把我丢下去了”
        王杰希回过神来,喻文州已经开始一步步地向后退下悬崖
        若是自己手滑,恐怕喻文州也会拉着自己一起死了吧,那三千银丝必然会现将自己勒死,然后再摔死
        “师兄?你怎么心不在焉的?我拿到了,拉我上来吧”
        喻文州的声音再响起,王杰希扶着崖边的石头,就着力气将他一点点拉了上来
        “呼,谢谢杰希啦”
        喻文州拂去额头上的汗,扑扑身上的泥土
        “等一下就告诉师傅是你自己拿到的吧,要不然师傅知道了就生气啦”
        “什么?”王杰希盯着喻文州抓着草药的手,喻文州还未反应过来
        “你刚刚叫我什么?”
        喻文州一惊,刚刚太得意忘形了
        “那,师兄?走吧。”
        “不是,”王杰希拉住喻文州,“你刚刚叫我名字的时候”
        喻文州还以为王杰希生气了,“师兄既然知道了我是叫你名字何必明知故问”
        王杰希不出声,转身就走在前面,喻文州在沉默之中回忆王杰希刚刚的话,随后好像想到什么,脱口而出
“杰希?”

        王杰希没有转身
        他扬起嘴角,带着笑意的声音
        “嗯。”

        雨淅淅沥沥的,王杰希坐在桌前,有些烦躁,明天就是比试了
        门外传来声音,王杰希起身,熟悉的脚步声
是喻文州

        “师弟这么晚来是有什么要事么?”
        王杰希此时心情不是很好,语言一出口自己都觉得语气有些过分了,于是又皱了眉,反而显得王杰希此刻十分的不耐
        喻文州像是知道王杰希所想的,毫不在意的笑笑,“难道无事就不能来找杰希了么?”
        王杰希这次是真皱眉了,“明天便比试了,你不好好准备……”
        王杰希的话还未说完,就看见喻文州从怀里掏出来的两串糖葫芦
        这山下才有的东西,王杰希看向喻文州,一身布衣湿了大半,为了不被发现从山下赶回来,却不忘给自己带两串糖葫芦
        话说一半愣是停了下来
        “……你先进来换身衣服吧,免得回去被师傅发现,不得打断你的腿”
        王杰希让开身让喻文州,喻文州将那两串特地用油纸包起来的糖葫芦放在桌子上
        “那劳烦杰希啦”
        还叫上瘾了。
        王杰希这样想着,打开衣柜给喻文州丢了一套衣服过去

        “师兄”
        王杰希拿书的手微微抖了一下,朝喻文州看去
        换完衣服之后王杰希没有理会喻文州,就余下喻文州坐在桌前发呆
        喻文州将糖葫芦递给王杰希,王杰希顺着喻文州递过来的糖葫芦吃,一口,两口,吃到了最后一个,喻文州却不继续递过来了
        王杰希正想找一个正当理由,比如做事不坚持不懈的诸如此类的来控诉喻文州不喂完的行为,将视线移开,转过脸正想开口,喻文州凑了过来
        甜味之后酸酸的味道蔓延开来,喻文州亲口喂的最后一个糖葫芦
        “师兄”
        喻文州舔舔唇上残留的糖衣
        “我心悦你”
        脸上找不到一丝戏谑,一双美目明亮,像是书里描绘的海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沉沦于喻文州眼里的海,醉在他眼里的海。

        肢体的交缠,唇间的言语,对视的双眼
        整个晚上,喻文州的身体,语言,眼里都只有他一个人
        师兄,杰希,王杰希
        会主动吻上他唇的喻文州
        会被压在身下轻喘的喻文州
        会拂过他双眼扬起嘴角的喻文州
        他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这么的好听,好听到甜腻,好听到迷乱,好听到心疼
        这个不安的夜晚随着被堵在唇间交缠的声音贯穿,然后支离破碎